当前位置:首页
> 企业文化 > 文化建设

小院里的盛大灼华


发布日期:2019-08-07 信息来源:制安分局 作者:赵星 字号:[ ] 分享

说来有趣,母亲带石榴树幼苗的日子,正赶上我们跳脱又鸡飞狗跳的光阴。我和弟弟总巴巴地看着它,浇水施肥忙的不亦乐乎。好让它一夜之间长大、开花,结满一树滚圆的大石榴。

冬去春来,我们盼着它,就好像盼着自己快快长大。

好像一夜的功夫,石榴树长得葱郁茂密。那时候不知晓什么华丽的词汇,只觉得课本里的“生机盎然”最相宜。等它开了花,会怎样呢?

又好像一夜的功夫,我和弟弟一下子从稚气满脸的孩童,长成了亭亭而立的少年。长大了,要去哪儿呢?

它终是开了花。稀稀疏疏的,没有什么参差披拂的壮景。却火光一样的,跃动着,笑着闹着,向我们奔来。

我们渐渐大了,石榴树却停滞了下来。还是那样一小团火苗,灿烂耀眼。你不想和我们一起长大了吗?我问它。

它仍是没有回答。可能是不期待那般热闹的明媚吧。但我还是愿意相信它日后定会光耀粲然的。像太阳一样。

又是一年,父母亲决定把家从张岺迁到西安。“你们也长大了。”他们这样说道。

石榴花忽而繁盛了起来,并且第一次结出了满树的石榴。但是我们都在忙碌着拾掇所谓的旧时回忆,石榴树硕果累累的骄傲已无人顾忌。反正终是要别离。

走的前一天晚上,院子里断枝的嘶哑涕泣扰了所有人未完的梦。后院里,石榴树的大枝丫从主干上撕裂折断下来,倒在了地上。

人说,万物有灵。那么它呢,我们明艳的石榴树呢?它也会留恋,会恸哭,会依依不舍吗?

我没有得到答案。石榴树也再没结了那样多滚圆的石榴了。

又是夜晚,我随着凉风回到石榴树下,第一次仰头冲这位陪伴我整个童年的老朋友微笑。屋子里飘来饭的香,有妈妈喊我吃饭,有弟弟在院里跑着跳着。我向屋里跑去,再回首观望。它真的变得光耀粲然了。像太阳一样。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